王铮亮:爱网球爱晚了 希望能跟李娜过过招

【发布日期】:2022-05-17【查看次数】:

  王铮亮现在有些后悔的是“我觉得我爱网球爱晚了”。和许多男孩一样,更年轻的时候他也是个体育迷,最爱看的便是体育频道,那时他对网球的概念还不过是“最早知道张德培,然后就是我们四川的郑洁()/晏紫”,对网球的印象也停留在“很贵族的运动,应该不好接触”的阶段。

  线年。那时搬家到一个小区的王铮亮看到楼下有一片网球场常常没人,于是开始拿起拍子自己瞎玩其实这还不是王铮亮和网球最早的缘分,在更早和妻子文薇谈恋爱时,得知未来的岳父钟爱网球,王铮亮就开始特意关注网球,希望借此和未来岳父多套套近乎。

  虽然王铮亮承认“有巴结老丈人的嫌疑”,但这样的误打误撞却让他和网球结下了不解之缘。学打球时,他看电视模仿着球星的挥拍动作,在小区楼下打了一年多的时间。虽然动作并不十分标准,但这一年让王铮亮开始痴迷于网球,“开始只常常看比赛,于是有了偶像费德勒,自己很想学他打球。”不过后来由于音乐之路的忙碌,他短暂的网球之路被中断了一年的时间,直到2010年。

  偶然的机缘下,王铮亮认识了同样爱音乐的老乡小熊,一问才知,这位新朋友曾是成都队的网球运动员,最好成绩打进过全国单打前八和双打的四强。遇到这么个强手,王铮亮的网球热情再次被点燃,他开始跟着小熊正式学打球。因为自己学总归有些单调,王铮亮便邀热爱网球的朋友一起打,瞿颖、李霄云、DJ小强……于是他们组建了一支名为“穿乐熊”的网球队。

  “乐就代表着我们这群喜爱音乐的朋友,穿乐又同穿越,打网球的人都希望打出精彩的穿越球,而熊就是鼓励我们教练小熊要好好教我们啦。”王铮亮这样解释球队的名称。每周三,他们都会在朝阳公园网球中心进行三个小时的训练,内容有教练手把手的规范动作,也有寓教于乐的混双配对打。不仅如此,每周五,他们都会去参加Tennis123的业余分级联赛,而拿到过两个3.0级别冠军的王铮亮已经挥拍准备征服3.5级了。已经拿到过3.5级四强的他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打3.5级每次争取保证小组出线。

  那王铮亮的网球水平究竟如何?他自己的定义是,“我觉得3.0的水平是从基本功到可以参加比赛,而3.5是业余网球选手最普遍的参赛水平,我在队里和几个男的水平都差不多。”但教练小熊一边插话道,“亮哥是这里面打的最好的,他现在各方面基本功都差不多了,已经算是个比赛型的选手。”

  教练小熊还特别提到了王铮亮的体力和反拍:“他的体力超级好,连续打几场都没问题,反手也特别漂亮,我刚认识他时,他反手完全不会,三年时间涨到现在的水平,足见他的领悟力很高。”王铮亮在一边听到夸奖,于是更积极地在摄影师镜头前一遍遍地展示自己的反手技巧,队友在场边看到都笑着说“他可又是打HIGH了。”

  喜欢打,更喜欢看。王铮亮在家的时候电视最常锁定的就是高网频道,如果有重要的网球赛事,他会在记事本做记号定闹钟爬起来看。比如3月的印第安维尔斯和迈阿密大师赛的决赛,尽管白天有工作要做,王铮亮还是定好了凌晨五点和两点的闹钟起来看球。在印第安维尔斯决赛时,他当然希望偶像费德勒能赢,但看到德约逆转夺冠后王铮亮也并不泄气:“德约我也很喜欢,虽然费德勒没拿到冠军,但今年状态已越来越好了,我相信他会触底反弹强势回归的。”

  看球讲究的是个气氛,王铮亮更愿意和球队小伙伴们一同看球,只要不是太尴尬的时间,大家都会约在一个朋友家,好客的王铮亮常常做东。这时,他最想感谢的便是妻子文薇:“她是喜欢安静的人,运动细胞不强,不太喜欢运动,也不跟我打网球,但她都无条件支持我的爱好。”

  如果约了朋友在家看球,文薇都会提前准备许多水果零食,如果时间不太晚,她都会在一旁照顾大家。除了网球赛,王铮亮也会约朋友们来家里看足球赛:“我们半夜三四点时看巴萨(官方微博),都会先玩一会儿实况足球,而薇薇就会准备好很多吃的,到了一点钟她会说你们玩着,我来不及就先睡了。虽然她不关注这些,但很尊重我配合我,这是一个球迷家属能做到的最好的了。”

  在电视上看到费德勒后,便被瑞士天王深深折服,于是拿起球拍开始在楼下的小场地上模仿天王的动作,王铮亮在网坛的偶像自然非费天王莫属。费德勒儒雅的性格、帅气的单反、执着的精神都是王铮亮最钦佩的地方:“他球场上看似温柔,但他的东西也很有侵略性,是所剩不多崇尚进攻的球员了,在激烈中不乏优雅。”

  如果按王铮亮喜欢费德勒的这个标准,大概没人会想到他最喜欢的女球员是小威:“大家可能都被她强悍的外表迷惑了,其实她是个特别细腻的可爱的女孩,生活中的她特别萌,设计的衣服色彩艳丽,出席一些场合也穿得非常淑女,情感上也很直率,感情受挫时又像小女孩那样脆弱。”

  当然最打动王铮亮的还是小威在球场上的镇定,他记得曾有个采访是让TOP10的球员说出自己最惧怕的对手,男选手们都相互有提名,而女选手这边无一例外指向了小威。王铮亮说这太可怕了:“她有超乎常人的气场,在球场上心如止水,别人很难干扰到她,即便自己状态很不好时,都在用信念支撑着自己来调整,处变不惊的她内心实在太强大了。”

  喜欢小威,当然也喜欢李娜,但这种喜欢对王铮亮来说是不一样的:“李娜代表的是中国,即便不是纯粹的球迷,到了重要比赛时大家都会看,这就是种心理上的亲近感,所以娜姐的比赛我当然也非常关注,中网时你们也给过我票,我在现场去看了好几场她的比赛呢。”

  没和李娜有近距离的接触让王铮亮稍有遗憾,去年中网李娜和德约的慈善表演赛前,张杰(微博)和俞灏明作为嘉宾去到场上挥拍,坐在场边的王铮亮心里就想“让我上去多好啊,我的动作肯定也比他们都好些”,不过自己身边的好朋友能和李娜和德约有了近距离接触,让王铮亮也觉得离他们都近了些呢:“希望未来有机缘能够和李娜碰上一次,过过招吧。”

  关注李娜,也会关注到李娜的新闻,关于荣耀和比赛,也关于性格和言论,在王铮亮看来,李娜个性如此,“她的性格会影响她在球场上的发挥,也会带来球场下的表现,你听她的赛后采访妙语连珠,外国人就会觉得中国也有有个性的运动员。”赞誉也伴随着质疑,但王铮亮认为这就是李娜:“她的性格形成独立的个体,她不会因为别人而改变,改变了的她就不是现在这个敢爱敢恨的她了,我们喜欢她就可以去喜欢她的一切。”

  作为歌手,王铮亮应该在乎自己的打球动作在镜头里是不是潇洒和标准,他最该跟摄影师说的是“这个表情不太好,拍我那个角度好一点”。可没想到的是,王铮亮每次说的最多的是“这个反手做的还行?要不要我再发几组球看看?”而他最在乎的也是自我的感受:“我每次打球都特别在乎打球的感觉,特别在乎每次击球的位置和每个落点。”但是这次,他内心有些失落,因为距上一次来到球场已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春晚后,王铮亮前所未有的忙碌起来,一天两个通告四个采访、一周跑四五个城市都已是常态。除了各地的演出活动和采访,王铮亮还在筹备自己的新专辑,在做些制作工作,他说自己“真是非常非常忙”。但即便是这种状况下,他还是专门抽出了一个半天来到球场,而原本该是周三的训练,也因为他的原因改在了周二:“挺感谢队友们的理解,为了我改了他们的时间。”

  这是一个月后再度回到球场拿起球拍,球一打出去王铮亮的心就在慢慢往下沉:“球出去的轨迹都让我陌生了,接球的那一刹那的那个点也不是曾经我熟悉的那个点。”他特别想抓住之前的那种在球场上的状态,但却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并不是身体上的累,我身体上很积极,全身都是劲儿,就是心理上的失落,感觉上的失落。”

  春晚前的日子里,王铮亮除了每周三的训练和周五的比赛,一周还会抽出两个半天来打球,在北京时一周打四次球,回成都也会跟朋友一起约球,即便去外地演出,如果时间充裕,他也会随身带拍子在当地找人打球,所以这次突然一个月没打球,王铮亮觉得自己技术下滑的很明显:“我现在还是技术调整上升的阶段,一个月不打下来的还挺多,这可得赶紧补上去。”

  上春晚前都处之泰然,但阔别球场一个月后的头天晚上都差点失眠了:“晚上半天没睡着,早晨七点就醒了,其实我们约的是十点,但我完全睡不着了。”这并不是特例,之前有一次王铮亮也是因为在各地演出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打球,结果第二天约好打球了,头天晚上是真失眠了:“老想打球的动作,特别担心睡起来到球场上不会打了。”

  射手座的王铮亮会在打球前的夜晚辗转反侧想很多,但射手座的他更会乐观面对不利的处境:“之后的这段时间日程也都排到了四月底,依旧会非常忙,我也不确定能保证怎样的打球频率,但忙有忙起来的状态,轻松有轻松的状态,时间不够,就找机会打球,不反感自己的认识状态,坦然接受,找机会弥补就行了。”

  这也便是网球带给王铮亮对生活上音乐上的一种认知:“如果你不认真练习网球,你的技术就不会好,所以你不虔诚对待音乐对待生活,它们也不可能给予你更好的回馈。”王铮亮也希望能把这种态度传达给更多的人:“不论是球场上的球友,还是音乐上的歌迷,都想让大家感受到态度的重要性。”

  赞誉永远会伴随着质疑,在体育圈是这样,在浮华的娱乐圈更是如此。热爱体育的王铮亮懂得体育圈的准则,但他更深谙娱乐圈的这些规则:“体育毕竟还是要拿成绩说话,即便对你有会什么质疑,但只要你成绩好,其他声音根本无法成为主流。但是娱乐这个东西说穿了就是被大众娱乐,也可以娱乐大众,而身在其中的每个人更是需要小心翼翼。”

  私下里会穿着一身普通的休闲服,坐在一家四川火锅店的大堂里和你聊着体育聊着八卦,王铮亮看起来像是个远离娱乐圈的人。

  他淡薄,与世无争,但他又的确是个处在娱乐圈中心的人,这样的境地要求他必须要去适应这个有些浮躁的环境:“这一切都在于自己,我了解娱乐圈的规则,但不见得我就要一定去遵守这些规则,这是我的标准,也许其他人会去为自己争取很多的东西,但对我来说,对家庭、亲情和健康看的更加重要。我要求自己只做自己想做的音乐,而娱乐圈的一些东西对我来说看得是很淡。”

  但不可否认,王铮亮还是红了,没有哪个艺人不想红,对此王铮亮说自己是个幸运的人。其实,《时间都去哪儿了》既不是新歌,也不是出自他之手,而能上“造星工场”春晚就是一种机遇和缘分:“通过今年的春晚,大家了解了我,但其实我内心的变化真的没多大,我觉得这就是坚持的力量,就像体育一样,娜姐也是因为坚持下来也有了后面的大满贯,我坚持走音乐道路才有了现在的成绩。”

  就像王铮亮说的那样,李娜因为坚持才在一个女球员高龄时拿到大满贯,而王铮亮也是因为坚持才在37岁彻底地火了。“我觉得做一件事情,很多结果是注定的,但过程没有坚持住就不会看到注定的结果,娜姐注定会拿冠军,但如果她中途放弃了呢?我注定会有一首歌让大家记住,但如果我中途放弃了呢?坚持对一个人太重要了,迷茫中也许再坚持一下,你就会看到属于你的必然结果。”

  爱网球,爱音乐,如果音乐才华和网球天赋能对调,如果从音乐人变成网球职业选手,王铮亮的选择会是什么?他一点儿都没有犹豫:“哎,别说,我还真愿意呢。”但对王铮亮来说,音乐从来都不是一项工作:“它更像是陪伴在我生活中的一种状态,我在生活里经常和太太一个人拉手风琴一个人拉小提琴,发现一些东西记录下来创作,所以音乐来源于我的生活,是生活的一个部分。”

  而网球,对王铮亮来说,也已经是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个部分:“我在电脑前工作时间长了就必须要出去运动一下,我就会自然地拿起球拍,或者遇到压力遇到创作瓶颈时我也会选择在网球场上好好地释放一番,如果让我成为一名网球职业选手,我相信我也不会把它看做是一个工作,而是我生活的状态。”

  所以,对王铮亮来说,这个假设的命题是不成立的,因为“音乐和网球在我这里不是互换的关系,它们是相互交织融合在一起的,是生活的不同状态,是自然的衔接,现在我是音乐人,网球是生活的一部分,如果换过来,我是职业网球选手,音乐也是我的爱好,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这便是磁铁的正负极,不论怎样都共存,不关乎我的能力技巧,我内心分给它们的都是公平的,只要好好地活在当下,用感恩的心去做音乐去打网球。”

  王铮亮:不会,因为女子的比赛也有观赏性,可能足球对我来说男女差别大,但网球的女子顶级水平也很精彩,我看球不是看球星,即便是女选手的比赛,也会学习到很多,学习她们的姿势来纠正自己的。

  王铮亮:德约和纳达尔的2012澳网(微博)决赛,到澳洲凌晨两点多还在打,切实感觉到网球是对人类极限的挑战。还有就是今年瓦林卡夺冠,他是新时代的单反选手,虽然我打双反,但因为费德勒情结,我很希望有人也是能单反继承他这样。

  王铮亮:天啊,这想都不敢想,当然是费德勒了,但说实话,真要是四巨头的话,穆雷在我面前站着我会不打?不可能。虽然我最喜欢费德勒,但其他三人我也非常欣赏,每人都有自己的打球特点和性格魅力,纳达尔打的暴力但人特别有内涵,小德是特别释放特别开心的一个人,柔韧性最好,穆雷跑得快,很多女孩也喜欢他那种。

  王铮亮:最想去澳网和温网(微博)。澳网是因为天气适中,时差不多,我也喜欢蓝色,场地的颜色看着很舒服。温网是因为这么多年的历史,绿色的草坪,一水儿白色,很绅士。其实我们球队也想选个大满贯去看球,但时间没协调好,希望能成行吧。

  王铮亮:2011年那晚,我陪老婆在广州参加她的音乐会,结束后在庆功宴,没电视我就用手机一直看,但特别特别卡,五秒就缓冲一次,其他台都流畅,就中央五不行,估计大家都在看呢。最遗憾是没看到冠军点,还是后来看新闻看到的。

  王铮亮:这次在家看的,我还把小伙伴都召集在家。第一盘印象特别深,娜姐抢七赢了,我就想按娜姐这个路子第二盘可能输。结果第二盘特别顺,她赢下最后一分心里早有准备了,也不是特别兴奋,但我们在家都开心地喊起来了。

  王铮亮:就是它的变化,网球的变化太多了,技术上和心理上的变化都能产生很多的不可能,一丁点细节处理或微妙的心理变化就会导致比赛走势不同。

  王铮亮:第一热爱网球,第二就是足球。我以前踢得挺多,现在体力下降踢的少了,我当门将,因为反应快。我在附中时就是校队门将,但因为弹琴,当门将对手不太好,所以现在看得多,重要比赛半夜都会爬起来看,我是巴萨的球迷。

  李娜的第一季:揽两冠处巅峰 最后一战留遗憾2014.04.07

  武汉赏花游打出李娜牌 借娜姐名气吸引游客2014.04.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上一篇:《王者荣耀》供应商回应《时空中的绘旅人》抄袭指控:尽快作出完

下一篇:都是假的!权威机构发话:量子产品都是伪科学相信你就上当了